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培训 >> 考核 >> 正文

药神为中国电影赢得尊严

2019-03-26 13:54:37

一刷《我不是药神》,还没出影院大楼我就迫不及待发了条胖圈: 不负电影之名,十分推荐,一定要看。

一刷《我不是药神》,还没出影院大楼我就迫不及待发了条胖圈:“不负电影之名,十分推荐,一定要看。”

这是我第一次用“不负电影之名”来评价一部国产片,这个“不负”来之不易:一方面它为中国电影找到了该有的尊严、另一方面,影片未曾忘记对于优秀视听语言的追求。

关于这部电影,络上铺天盖地的观后感很多

药神为中国电影赢得尊严

,之于题材,那是一扇门的开启。今天,我想换个角度,从视听语言的角度与大家一起来阅读《我不是药神》的电影文本——一句话总结,它是建国以来中国最具商业价值与类型化意义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好看,影像流动之间弥散着既浪漫又阳刚的味道,那是一种坚守的温情。

来看电影。当然,本文涉及剧透,你要慎读。

影片开场,一首印度歌曲将人们带到了2002年的上海,在白血病人的病痛人生出场之前,动感欢快的印度歌曲为影片注入了节奏与活力,这是一部披着喜剧外衣的悲情故事,故事从那个坐落在拥挤街道上的印度神油店开始。

神油店的主人程勇看起来十分中年油腻,一组镜头交代了他的市井人生,他老婆带儿子跑了、他缺钱。从那时候开始,影片的主场景-神油店内的布光以红、橘色系为主。红色、橘色代表了主人公对于金钱的欲望。

影片中有一个场景令我印象深刻,程勇带着儿子玩耍,吃饭时儿子向程勇要钱买运动鞋,镜头给了程勇一个近景,他很拮据、但当他从钱包里掏钱的时候,摄影机似乎能够捕捉到他内心的微笑,儿子想要运动鞋,找的不是养父,而是他这个亲生父亲。程勇在神油店里卖药的时候是市井的,而这一刻,程勇却又是要强的。

从上面那个镜头开始,导演在接下来的影片中运用了大量的近景和特写镜头。近景与特写镜头将人物从环境中“剥离”出来,观众在大银幕上能够感受到他们内心的细微变化,这样的景别设定极具代入感,而这也正是新现实主义美学所主张的镜头调度,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真实呈现人物内心感受,《我不是药神》的画面是需要观众与人物共呼吸的。

吕受益的初次登场是极具喜剧色彩的,画面中的他摘下了一层又一层的口罩,那一刻,观众还不知道口罩在影片中所承载的呐喊。在后面的情节中,口罩的无数次出现,将白血病人与现实社会隔离开来,所有带着口罩的人们都是边缘而孤立的,他们吃不起价格昂贵的进口药,他们即将被这个世界抛弃。核心道具成为了影片中的主要叙事元素。

当然,《我不是药神》的核心道具还有很多,例如桔子。在世界影史经典影片《教父》中,桔子也是非常重要的核心道具之一,桔子的每一次出现,都会有人死亡。在《我不是药神》中,桔子出现过三次,每一次都与吕受益有关。

吕受益与程勇在神油店里第一次交谈,为了讨好程勇,吕受益递上一只桔子;第二次出现,吕受益病情恶化,程勇去病房探望,吕受益对程勇说“你先吃个桔子吧。” 桔子第三次出现的场景是在吕受益的追悼现场,程勇穿过戴着口罩的人群,发现黄毛哀伤地坐在地上吃桔子。桔子暗示着吕受益的命运归宿 - 死亡。《我不是药神》运用核心道具构建了隐喻与象征蒙太奇。

程勇的父亲急需动手术,而他却苦于没钱,这个信息影片并非是通过简单易懂的台词直接丢给观众的。程勇驾驶着他那辆破车,摄影机以他的主观视角给了后视镜一个特写,当观众看到后视镜里程父那张满脸沟壑的脸庞,立即体会到程勇内心的焦灼,究竟要不要去走私假药?

影片从那一个镜头开始向人们展示主人公所面临的道德困境,这是一部关乎“选择”的电影,而这个选择有两个方向:一是金钱,二是道德,影片的世界观也因此而构建。

瑞士医药公司的代表在影片中第一次登场就遭遇到尴尬,他们试图平复眼前那一群戴着口罩的白血病患者的抗议,然而,人群中有人向他们泼屎。从一开始,影片已经对瑞士医药公司进行了道德宣判,那是一个肮脏的利益集团

在后面的场景中,医药代表在警察局与警官曹斌握手时沾上了鲜血,摄影机特意给了他的手部一个特写镜头,那是沾染了人血的一只手,那只手令人联想到旧时语文课本里读到的人血馒头。《我不是药神》是一部始终在表达的电影,它的表达不是通过说教、而是通过电影的镜头语言。

程勇面临现实问题选择了去印度走私格列宁。细心的观众会发现,从他落地印度的那一刻开始,橘黄色系充斥着大银幕,人们看到程勇的衣服是橘色的、印度司机兼导游的头巾是橘色的、出租车是黄色的、市场里小摊贩在炸锅里正在油炸的食物是橘黄色的、行人的T恤是橘黄色的、印度药商办公室里文件夹的颜色是橘黄色的,与程勇神油店里的橘色布光相呼应,橘色代表了欲望,程勇这一次印度之行的核心就是为了挣钱。

是的,为了给父亲治病,他的印度之行是利益驱使的。《我不是药神》在美术与布光上是非常讲究的,不同的色彩在不同的阶段参与着叙事。

程勇带回了第一箱走私格列宁,吕受益激动得用手来回抚摸程勇的大腿,这是一个笑点、也是一个深层次的泪点。摄影机给了吕受益的面部一个特写,这时候的光源是柔和的暖光源,吕受益的内心充满着希望。

在后面的情节中,影片也多次通过冷暖光源的切换来呈现人物心理、铺陈故事的走向 ,例如吕受益全家请程勇吃饭,暖暖的柔光洒在三人的面部,走私格列宁为不幸的人们带来了短暂的平安与快乐 - 高级的电影语言并不是时刻都需要台词的。

接下来,影片中有一个看似不经意间的特写镜头塑造了一个更为立体的程勇。在与白血病人代表讨论卖药细节的那个场景,程勇先是吸着烟,然后不满面对的人群个个戴着口罩,无奈之下病人们只能一一摘下口罩。

在这一个段落中,画面通过手射的快速游移在病人们脸上来回切换,主观镜头中的他们个个面容憔悴不堪,然后摄影机回到程勇的脸上,那是一种猝不及防的震惊,接下来摄影机悄悄下滑,细心的人们看到程勇悄悄熄灭了香烟。一个镜头,展示了程勇善良的本性,好的摄影镜头是会说话的。

另外,提到抽烟,程勇在影片中绝大部分的出场都在抽烟,一开始是因为生活所迫,他很有压力,需要抽烟,再接下来是面临道德困境,他因选择焦虑而需要抽烟,然而,片尾,他出狱之后,曹斌递上一包烟,他说“戒了”,为什么呢,细心的观众会知道,因为格列宁已经列入了医保,程勇此后也无需再焦虑。抽烟是一个动作细节,而这个细节的设计是具备了塑造人物内心的功能的。这就是电影

程勇成立了卖药小分队,慧慧、牧师、黄毛相继登场,随着剧情的推进,大量的中近景为人们呈现了精彩的群像戏。在影片中,特写镜头是为了塑造人物而生的、而中近景镜头则是为了体现人物关系,多机位拍摄与手持摄影的运用为人们带来了鲜活的人物,每一个人物的设定都承载着一定的功能,慧慧代表着母性的温柔、牧师的信仰其实是用来搞笑与反讽的、而黄毛,是我最喜欢的一个人物。重点说几句黄毛。

在影片中,黄毛的人设代表了伤痛,影片是怎么展现这一点的呢?他的工作地点是屠宰场,其中一个特写镜头中,一只苍蝇叮在了带着血丝的生肉上,然后画面切至黄毛,他戴着手套,手套上是屠宰留下的动物鲜血。黄毛第一次抢药被程勇追逐暴打,他的嘴角流出了鲜血。

同样,散伙饭上黄毛向程勇最后敬酒告别,他一饮而尽之后打破了啤酒瓶,摄影机悄悄给了他的手一个特写镜头,满手鲜血。黄毛的命运注定就是要流血还要送命的。

怎么让观众心疼黄毛的流血受伤呢?影片的做法是让观众感受到他的善良。黄毛的话不多:第一次“你是为了钱”、第二次“谢谢勇哥”、第三次“你说的是人话么”、第四次“躲开”、第五次“准备回家”系列、最后一次”痛快了“,这个受教育程度不深的孩子,时刻展现出来的是人性中最光辉的一面,那就是善良,于是,当他受到伤害的时候,人们会心痛。

他的全家福作为影片中的另一个核心道具也出现过三次,正是基于影片对于黄毛的角色塑造,才使得后来黄毛去世之后,程勇独自在暗中哭泣的那场戏如此动人心扉,徐峥也因此完成了最具感染力的表演之一。

程勇的走私药业务越做越大,印度神药店里面的光影也发生了变化,橘色逐渐隐退,程勇在面对道德困境的选择中逐渐发生了立场上的转变,他的出发点不再是始于金钱的欲望,于是,蓝色登场。

细心的观众会发现人物的服装颜色也随之由之前的橘色系变成蓝色系,无论是吕受益的蓝毛衣还是黄毛的蓝白格T恤,都与程勇的蓝衣形成了呼应。当程勇为了病人再次奔赴印度购买格列宁的时候,印度人的头巾橘色依旧,而程勇已经换上了蓝色的衬衫,蓝衬衫与全景镜头的天空的蓝色相映衬,是内心的忧郁、也是纯净。《我不是药神》是一部用色彩来叙事的影片。

除了红色、橘色、蓝色,白色也是影片的主打色调。每当场景切换到医院或警局的时候,画面中的布光都是白色冷光,那是病痛的无情、是法大于情的无奈。

令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吕受益临终前程勇去医院里探视他的场景,一个中景镜头,前景是程勇悲痛的脸庞、后面依稀可见的是一个红色的果篮,在半虚半实的背景画面中,红色果篮在医院白色窗帘的映衬下像极了鲜血,那个画面令人心生恐怖,是啊,吕受益就要死去了。

从吕受益简陋的追悼现场出来,内心无限悲痛的程勇见到了一大群面带口罩的白血病患者,他们在狭长的过道上依次排开,摄影机以一个主观视角从人群中走过,画面中依次出现静默无语的病人特写、然后回到程勇的脸上,这个时候,灯光将程勇的面部打成半阴半阳,程勇正面临一个严肃的道德困境,如果再次出来进口走私药,他可能面临法律的制裁、如果将病人的需求置身不顾,他又会于心不忍,他的心游走在明暗边缘,光影的运用也参与了叙事。

事实上,在长达117分钟的影片中,导演在不同的场景中都运用了丰富的电影语言来完成人物塑造与叙事,除了色彩、光影、核心道具与摄影机的调度,人物关系的呈现也是借由影像语言而非台词体现的。例如,警官曹斌在面临道德困境时做出了选择,他决定去求情,然而,他的上级领导告诉他”法大于情’。

在那一幕场景中,领导站在楼梯的高层,曹斌位于底层,高低的空间落差暗示着二人的权利大小,处于楼梯上层的领导的权利是凌驾于曹斌之上的,所以最后曹斌只能无奈辞去任务。同样的影像表述还出现在小警官审问张院士的那一幕。

在有限的篇幅中,我们很难对影片中的每一处细节都进行详尽解读,在结束本文之前,我还想再描述影片中最感动我的两个段落:

程勇与黄毛在海边交谈嬉戏的那一幕,美丽的夕阳将一抹暖色洒满了大银幕,那是影片中鲜有的温暖、安全、愉快、释放的片刻,黄毛与程勇在柔和的暖光中达成了和解,程勇让黄毛把黄毛剃了回家乡看看,那一刻的祥和美好与之后黄毛惨遭车祸的悲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正因如此,人们在后续的情节中才能感受到极大的震撼与感动。

影片的结尾同样令人动容,尽管是身处囚车之中,阳光还是倔强地透过车玻璃、透过铁栏杆铺洒在程勇的脸庞上。囚车突然停了下来,依旧是特写镜头,我们看到程勇的脸上从悲伤到惊讶、再到震撼、最后满面泪流。这个特写镜头所呈现的人物内心变化堪比之前吕受益在散伙饭中被迫离开的那个段落,特写镜头为演员的表演提供了无限的空间。

另一个近景景别中,囚车玻璃上映衬着程勇的脸,与这张映射出来的脸庞同时出现在画面上的是前来送行的人群,人们静默无声、却又此处无声胜有声。每一个人都默契搬摘下了口罩,那是白血病人们回馈给程勇的最大礼遇。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影院中很多的观众都在哭泣,《我不是药神》刻意煽情了吗?并没有,影片在情绪表达上反而是冷静而克制的,这一点可以参见程勇机场送儿子的场景,

对于《我不是药神》,人们的感动是基于一个优秀视听体系的铺垫与表达,我想,那正是电影语言的力量,也是电影的魅力所在。

《我不是药神》,不负电影之名。

我是小爱,爱电影的小爱。

推荐 |“幕味儿”公号有偿向各位电影达人约稿。详情见:求贤

相关Tags:

鱼竿价格
盆腔炎发病症状有哪些
月经量多如何调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