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培训 >> 北师大 >> 正文

最残酷的伴侣永远都是好人

2019-03-26 12:25:36

牵手秋水和红叶,是大学同学。红叶在大学里非常优秀,是学生会干部;而秋水是无声无息的小透明。

牵手秋水和红叶,是大学同学。红叶在大学里非常优秀,是学生会干部;而秋水是无声无息的小透明。

毕业一年后,有同学结婚,同学们都来了,数了数,居然就他们还单身。

他们在一起了,一切都快得出奇。六个月,他们就结婚了。把双方父母给的钱和两个人工作一年多的积蓄凑起来,一起买了一套两居室。

没有婚纱,没有戒指,没有旅行。秋水本来很想去拍套婚纱照的,问了问价格就打怵了。

他们请同学去吃了一顿羊肉火锅。席间有脏兮兮的小孩来卖玫瑰花。20块钱一支,她嫌贵,拼命地拦阻。红叶坚持买了一支,当着朋友们的面,单腿跪在小饭馆油乎乎的地下说:

“秋水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嫁给我,我一定让秋水,过上最好的生活。”

在所有人的尖叫声中,秋水泪流满面。这个傻红叶,他根本不明白,她有多爱他。什么都可以,只要和他在一起!

红叶有能力,又很拼。从小组长,到公司副总,一路走过来顺水顺风。事业快速上升,带了物质的丰厚回馈。他们把两居换成了三居,还买了车。

结婚第五年,孩子也出生了。一切都按照他们的计划进行。

因为婆婆身体不好,中过风,所以从怀孕开始

最残酷的伴侣永远都是好人

,就是秋水的妈妈来照顾他们。

可秋水妈是一个强势又有控制欲的人,母女连心,所有说得出还有说不出的情绪,都能感觉的到。出了月子,秋水觉得忍不下去了,跟红叶商量:“要不,我们请阿姨吧?让我妈回去?”

红叶不同意。一来疼付给阿姨的钱,二来怕阿姨对孩子不好。对红叶来说,母女之间,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他完全没有把这当事儿,有天吃饭,还顺口说了出来。秋水妈当场就摔了碗。她扔下老伴儿,千里迢迢的给他们当老妈子看孩子,被自家女儿嫌弃,伤心又伤面子。一肚子的委屈。

那段日子,家里冷得像是外面零下十度的天气。

家是个充满爱的地方,踩踏着彼此的尊重,捆绑着对方的意愿,只为了无怨无悔的付出自己极端绝对的所有。

我们总在抱怨婆媳关系,事实上,结了婚之后的母女关系,往往是更加微妙,隐晦,酸爽,棘手。因为和婆婆,媳妇儿们尚可以毫无顾忌的抱怨,和老妈,所有质疑都会被归结到大逆不道。

红叶接了个外地的项目,常常连轴转的出差。为了赚更多的钱,为了让孩子受更好的教育,也为了躲避家里那对针尖对麦芒,气鼓鼓的母女。

秋水一直以为,人生最悲哀的就是没有钱,只要有了钱,就有了快乐和安全。然而现在,他们有了钱,有了地位,有了房子,有了车,有了孩子,有了家,也有了凡人俗事的困扰。

他们成了一对将就着过着日子的夫妻。平凡晦涩,勺子碰锅沿,吵吵闹闹,各自睡在床的一边,中间留着保证不碰到的空隙。

孩子两岁半,有一天红叶出门,忘记带,不停的响,她一眼扫过,看有人发了张照片,一张孕检报告,报告人叫做杨莉莉。

晴空霹雳,呆若木鸡,她哆哆嗦嗦如世界末日一般,等着红叶回来,问:“谁是杨莉莉?”

红叶脸白了,十秒钟没有讲话,她听到了他极度恐惧的心跳声。在她发作之前,红叶说:“秋水,事情不是向你想的那样子的。我被算计了。”

杨莉莉是一个酒店服务员。他每次出差都住那里。有一次他被灌醉了,早上醒来,身边居然睡着杨莉莉。他喝的实在太多了,记不清任何的细节,也压根说不清楚所有的过程。

他已经给过杨莉莉一些钱,达成协议相互保密。他根本没有想到,居然这会有这样的后续。

他们去见了杨莉莉,红叶质问:“你凭什么说这个孩子是我的?”

杨莉莉轻笑说:“生下来,好吗?如果不是你的,算我的!”

秋水青了脸,跑了出去。经过协商,红叶监督着杨莉莉去做了手术,他们又给了她一些钱,把这事情告一段落。

红叶不停地给她道歉,不停地请求她原谅,求她不要离婚,给她说他有多爱她。其实她也根本没有想到过要和他离婚,他是她这一辈子的男人。她爱他,她不要分离。

她知道,这只不过是一个倒霉的意外。就像是走在路上,莫名其妙的被人泼了一身脏水,每个人有一个“中奖”机率,只不过这一次碰到他们而已。

孩子三岁上了幼儿园,他们请了钟点阿姨,由红叶出面,说服了秋水妈,把她送回了家。

结婚十年,他们补办了一个盛大的婚礼。婚纱是去巴黎拍的,旅行去了夏威夷。

他们成了幸福婚姻的样板,她一直在努力学习忘记。

然而打击却是毁灭性的,她变成了一只惊弓的鸟,惶惶不可终日,却又不敢说出来。她常常做噩梦,变得郁郁寡欢。他们不再争吵,因为只要她如怨如艾,低头不语的端坐在沙发上,红叶就会自动闭嘴,罪人没有什么说话的权利。

离婚是红叶提的,她觉得天旋地转。她问他:

“这些年,我没有怨你,我已经原谅你。为什么,要离婚的居然是你?”

红叶说:“可是你也从来没有忘记,你时时刻刻都在算计。就算人民的罪人,也总要有一个服刑期。我在你这里,已经判了无期。”

爱情可以是一个人的事。爱情的真谛是付出,不问价格,不理回馈,都可以无怨无悔。

婚姻却一定是两个人的事。婚姻的真谛是平衡,你的情,我的爱,你的意愿和我的要求,犹如走钢丝,一不留神就掉下去,万丈深渊,万劫不复。

从人性角度上来说,就算再在没有控制欲的人,私底下也渴望着最大化自己。让自己覆盖更广阔的区域,让自己成为最重要的那一个人,让世界都一切按照自己的意愿行驶。

从家庭角度上来说,越爱,越在乎;我们就越想从自己的角度去支配对方。每个人总是在主观的,从自己的角度上,去付出。

没有哪一个人可以永远匍匐在角落里面,呼来唤去,任人宰割。

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秋水和红叶,一直到杨莉莉出现之前,秋水总是弱势的那一个。他们取消了她想拍的婚纱,他拒绝了她请阿姨的想法。

然而是杨莉莉改变了这个状况,红叶成了没有话语权的罪人,杨莉莉成了秋水打击红叶最有效的尚方宝剑,要用的时候,拿出来一晃,“你是个罪人,你没有说话的权利,你要执行我的意愿。”

于是,他们请了阿姨,拍了婚纱,去夏威夷旅行。他们之间,一定还有更多点点滴滴的细节,也因为势力强度的交换而改变。

虽然在表面上,走进婚姻的两个人都是平等的。事实上,根据这个俗世上的各种条件的制约,平等本身只不过就是一个相对的概念。

身处强势的人,可以表达,可以约定,可以利用自己的强势状态去要求伴侣,来依附自己的言行。

身处弱势的人,虽然无法直接进攻,但是会会寻找一些更加隐晦的方式,来加倍还击。

婚姻是一个看不见硝烟的战场,时刻准备着,尽情阻击,都是以爱的名义。爱一个人,我们用尽全力,攻击一个人,我们亦会用尽全力。

最好的婚姻,根本不是我爱你,我付出,我体谅,我谦让,我无怨无悔,我含辛茹苦。

所有的人都会疯狂一阵子,没有人能够疯狂一辈子。

最好的婚姻,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生生相惜,生生相克,在家的这个区域里,约法三章,达成共识。

在婚姻中,最残酷的伴侣,永远都是“好人”,有时候,狼狈为奸,才是幸福。

相关Tags:

禽流感明显症状是什么
经期不准调理方法
一岁半宝宝便秘怎么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